您的位置:六合管家官网 > 六合管家官网军事 > 为博得IS相关情报默克尔(Merkel)向United Kingdom贩

为博得IS相关情报默克尔(Merkel)向United Kingdom贩

2019-09-11 09:14

图片 1 资料图:默克尔

图片 2 资料图:图为来自法国的议员尼尔森(后排中)举起斯诺登面具

  俄罗斯卫星网12月24日援引英国《泰晤士报》消息称,英国首相办公室工作人员透露,英国“高级间谍”曾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分享“伊斯兰国(IS)”极端组织的信息;作为交换,默克尔则为英国安全局(军情五处)、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政府通信总部提供关于俄罗斯、普京的情报。

  参考消息网9月1日报道 法国《费加罗报》6月13日刊登樊尚·努齐耶的一篇文章,题为《间谍机构掌门人们的秘密》,摘要如下:

  据报道,情报交换发生在默克尔十月份访英期间。英国首相卡梅伦、军情五处处长安德鲁·帕克、军情六处负责人阿列克斯·杨格尔和政府通信总部局长罗伯特·汉尼根参与了这次秘密会谈。

  自“伊斯兰国”在西欧的恐怖袭击浪潮袭来后,人们向咒语一样在重复表述“现在将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在国际情报领域,事态更是如此情况。对于袭击的频繁出现,很多专家认为恐怖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后撤将只会加速这种袭击现象。

  据报道,英国向默克尔转交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武装分子所具威胁的资料。“德国总理则与英国军情五处、军情六处和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分享了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乌克兰不稳定形势和克里米亚局势的信息”,《泰晤士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

  在2015年11月13日到14日的夜间,巴黎发生血腥恐怖袭击数个小时之后,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通电话以示支持,“弗朗索瓦,我能做点什么吗?”法国总统对美国总统宣称,“我打算在叙利亚拉卡打击‘伊斯兰国’”。奥巴马回应说:“我们将为你提供所有需要的东西。”这其中就有法国需要的准确情报,即由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五角大楼提供的情报。情报涉及的目标包括恐怖组织在叙利亚的武器装备的存储点、后勤中心、训练营地、通信中心。法国国防部情报局和法国国外安全总局的专家们实际上已经在准备向参谋部发送“目标文件”。但是,他们的名单内容有限。为了更快更有力的打击“伊斯兰国”,美国的帮助具有决定性。

  据报道,关于“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对欧洲具有哪些威胁的详细资料对默克尔来说“信息量很大”。英国透露的信息也涉及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斗的外国武装分子以及极端主义威胁。而相较于欧洲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默克尔和普京的关系则明显更近一些,英国内阁办公厅内部人士向该报透露,“他们之间对叙利亚和……和俄罗斯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讨论”。

  在2015年11月13日袭击发生的第二天,美国决定向法国在情报领域提供决定性支持。数天之后,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前往华盛顿访问。他特别同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进行会面。负责监督整个美国情报机构的克拉珀保证说:“现在开始,我们分享所有有关‘伊斯兰国’的原始情报。”名为“Spins”的情报交换协议签署,使得法国人可以得到相关目标的文件,包括图片、监听、网络拦截内容。法国也在决定空中打击“伊斯兰国”前作出自己独立的判断。华盛顿的大门现在对法国国防部情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戈马尔将军、国外安全总局局长贝尔纳·巴若莱、国内安全总局局长帕特里克·卡尔瓦尔是敞开的。

  《泰晤士报》报道,英国和德国安全部门代表在官方层面交换信息相对频繁。但类似在会面过程中英国安全部门领导人直接向德国总理转交信息并从德国总理处收取信息的会见很少发生。

  法国间谍掌门人和外国同事之间,现在的基调是全方位合作从而试图修补情报领域的巨大缺陷。欧洲人此前已经通过旨在反恐的“伯尔尼俱乐部”来协调和非正式地交换信息。欧盟28国再加上瑞士和挪威都是该俱乐部成员。另一个碰头的地方是更小型的“地中海俱乐部”,自1982年开始有意大利、西班牙、法国情报机构和一些马格里布和地中海国家的安全机构参与。但是,随着同美国人签署的协议,联系就更加紧密了。2001年的9·11事件后,希拉克曾授权时任国外安全总局局长让-克洛德·库瑟朗向美国发送有关“基地”组织的可用情报。中央情报局、国外安全总局和国内安全总局的前身国内反间谍局在反恐方面已经存在有共同的工作小组。细节化的信息随后在名为“基础联盟”(2002至2009年在巴黎设立)的小型俱乐部内分享。国外安全总局的一名前要人回忆说:“但是,在互惠的基础上,每个人都保留最关键的信息而分享只是最低限度的。”

  该报还称,这些谈判是在巴黎恐怖袭击之前发生的。11月13日晚3个早有预谋的恐怖分子小组在巴黎及其近郊圣德尼市实施了一系列恐怖袭击。3名圣战分子在巴黎法兰西体育场引爆了“自杀式炸弹腰带”,当时体育场内正在进行法国队与德国队的足球友谊赛。另一队(估计由4人组成,其中1人仍在搜捕中)袭击了巴黎北部的一个咖啡馆和几个餐厅。还有3人在巴塔克兰剧院音乐厅劫持了多名人质。巴黎恐怖袭击共造成130人死亡,超过350人受伤。

  自2015年袭击事件后,各家的大门以更加坦诚地方式开启。巴若莱和卡尔瓦尔在巴黎的团队频繁和美国人保持联系,这包括在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马里兰州米德堡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罗杰斯。2大美国情报机构帮助法国人在2015年挫败了多起袭击。巴若莱10月底在华盛顿一个论坛上就对此有所透露。布伦南对因为缺乏精确的情报导致没能警告法国人11月13日会有杀手抵达而感到遗憾。中情局局长承认:“在数天前,我们得到消息说‘伊斯兰国’在筹划什么事情。”

  据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虽然德国并不是“五只眼睛”组织的一员,但恐怖主义的威胁使欧洲各国需要更紧密的联合到一起,特别是在情报侦查与分享方面。

  自此之后,美国情报机构的专家们向巴黎加大了传递圣战分子或者需要监控的激进人员名单的数量。法美两国在2月份又签署了另一份情报秘密协议。

  相关链接 五只眼睛

  五角大楼5月在叙利亚北部恢复了超过1万份有关“伊斯兰国”的外国战斗人员的文件和信息数据。它将这些文件同包括法国在内的盟国机构分享。美国国家安全局方面则经常性地提供由超级计算机发掘的来自于中东网络监听、电话拦截等数据。国家安全局在各地尤其是驻巴黎美国大使馆屋顶上设立的大耳朵可以拦截所有巴黎地区的手提电话的对话。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局长卡尔瓦尔在华盛顿很知名:这位警官曾在2009到2012年任国外安全总局情报负责人,致力于发展同美国同事的情报交流。现任国外安全总局局长巴若莱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官,在哈佛大学学习过、在纽约工作过、从约旦到伊拉克他在很多阿拉伯国家任外交职位并和美国人有长时间的接触。

  五只眼睛,指二战后英美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UKUSA”。“五只眼睛”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这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间谍联盟内部实现互联互通情报信息,窃取来的商业数据在这些国家的政府部门和公司企业之间共享。

  不过,大西洋两岸尽管有着如此接近的关系,法国的情报掌门人们仍然没有成功进入“5只眼睛”集团这一盎格鲁-萨克逊情报机构的贵族圈。“5只眼睛”集团诞生在二战期间,又通过1947年和1955年的秘密协议而得到完善。它只有5个成员: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冷战时期,这5国为监控苏联而相互协作。被命名为“韦诺纳”行动的破译苏联加密信息的计划帮助5个成员国侦测莫斯科控制的间谍网络,尤其涉及核武器和科学领域。

  1946年,为了共同对抗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英美两国签订的“英美防卫协定”(UKUSA Agreement),后来成员扩大至包括英国的三个自治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1948年,英国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共同签署了电子间谍网络协议,旨在使这五个英语国家联盟间进行情报分享与联合拦截敌国情报。

  之后,这个集团通过名为“梯队”的监听系统将监听扩展到全球所有的电话通信。它主要依托于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的拦截技术。上述2家情报机构的合作是非常深入的。美国人曾投入部分资金用于英国坐落在格洛斯特郡切尔滕纳姆热电站附近的超级现代化建筑。“5只眼睛”集团的其他成员同样在数据采集上发挥作用,每一家技术机构都负责拦截全球某一区域的信息。这些机构则可以获取由“梯队”系统搜集的几乎全部的情报。像日本或德国也同样因为有着“5只眼睛”集团联系成员的地位而获益。

  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和美国国家安全局联合操作,将这一系统以英美两国的国名缩写定名为“优库萨”(UKUSA),其高度机密的代号是“梯队”。

  自2000年代初以来,“5只眼睛”集团实力继续提高。他们在全球层面开发了大量的互联网监控项目,无论是截取海底光缆传输的信息流还是获得谷歌、微软、雅虎、脸书等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巨头的数据。法国方面,国外安全总局出台了自有的国际层面的互联网信息流拦截系统。该机构也开始和美国、英国同事在秘密协议框架下交换数据,但是并未彻底加入到“5只眼睛”集团之中。担任过奥巴马总统国家情报总监的丹尼斯·布莱尔曾在2010年建议法国享受一个和“5只眼睛”集团成员近乎等同的地位。他多次与时任法国国家情报协调员的巴若莱商讨此事。但是,由于中情局的迟疑,该计划没有达成。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

  2013年6月,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披露了“5只眼睛”集团各项计划。大部分计划是由基思·亚历山大将军任局长的美国国家安全局领导的。基思·亚历山大绰号“亚历山大大帝”。这位情报专家在米德堡接见“5只眼睛”集团同事时毫不掩盖自己的野心:在全球范围对一切事务有深入了解。国家安全局在犹他州沙漠的新数据中心被设计成为可以储存1个世纪的来自互联网的通信数据。表面上,这涉及的是搜集和分享有关恐怖主义的情报并排除所有内部间谍行为。但是,这样的原则很快就被绕过。涉及“国家安全”的政治和经济动机占了上风。这导致大部分情报机构毫无顾忌地互相监听。在间谍掌门人的世界中,联盟并未消除怀疑。

责任编辑:王金志 SN100

  根据斯诺登以及维基揭秘网披露的文件,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多年间监听全球40多位领导人,其中包括默克尔和连续3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萨科齐、奥朗德的电话。对此尴尬的奥巴马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局停止监听“盟国领导”。默克尔指责这是对朋友间互信的“沉重一击”。而之后,默克尔发现德国联邦情报局也在做着完全一样的事情。联邦情报局监听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公司、在布鲁塞尔的欧洲各国使馆、伦敦国防部、华盛顿国务院、法国外交部长。默克尔还发现,联邦情报局在没有实际受控的情况下自2002年开始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形成非常紧密的关系,为美国人进行未经批准的监听。德国联邦议院调查委员会认为联邦情报局的这些做法“不符合其权限,法律上不能容许”。愤怒的德国总理在2016年4月将联邦情报局局长格哈德·申德勒解职。看来间谍机构掌门人要遵循一条宝贵的原则:所有未明文规定禁止的都是可以的,前提是它要保持隐秘。

本文由六合管家官网发布于六合管家官网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博得IS相关情报默克尔(Merkel)向United Kingdom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