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六合管家官网 > 关于军事 > 不当文书也写稿,做一名开心的

不当文书也写稿,做一名开心的

2019-11-09 08:09

“上报了,咱连安龙写的稿子上《解放军报》了!”指导员莫日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激动地边喊边推开了连队俱乐部的门。全连战友都好奇地望着指导员手中的军报,有人问:“指导员,谁被通报了?”“不是通报,是安龙写的稿子上军报了!”

图片 1

图片 2

37,不当文书也写稿

指导员口中的安龙,是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下士,是一名业余的“兵记者”。 2015年,安龙被连队指导员安排担任连队无线电报务员兼新闻报道员,开始接触新闻工作。 以前没有学过新闻报道,也没有一点基础,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报道员该如何着手呢?安龙虽然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坚信勤能补拙,坚持每天读报纸、写笔记,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看到精彩文句或听到感人故事,都会一一记录。他还经常跟旅里的宣传干事请教,并且认真研究各种栏目的特点需求,依葫芦画瓢,慢慢开始了他的新闻生涯。

转眼,就到了1979年。

图片 3

这一年对我而言,是非常有希望,又非常失望的一年。

为了尽快步入正轨,他为自己制定了“三多计划”,即多看网页的新闻、多问新闻的细节要点、多写身边的新鲜时事,就这样不停的学习、不停的琢磨、不停的编写。除了日常的训练、工作,学习新闻写作就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 一开始,虽然笔耕不辍,但他往各类报纸网络媒体投稿,却每每石沉大海。安龙没有放弃,他一边跟编辑老师交流沟通,一边继续潜心钻研。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他的稿子开始见诸于网络,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心。自此以后,他走进班排、深入兵中挖掘感人至深的故事,采访一线带兵人的带兵感言,逐渐走上了新闻这条康庄大道。仅去年一年时间,他就在《人民陆军报》、全军政工网、中国军网、中国军视网等媒体陆续发表作品60余篇。作品《走过冬夏,他们是踏上新征程的祖国卫士》发表于中国军网后被多家网络媒体转发,点击率直线上升,受到网友们的一致好评。

从通县农机厂学习回到连队后,除了继续进行我的发动机修理工作,当好我的副班长,搞好副业生产和内务卫生之外,业余时间,我又钻研上了新闻报道的写作,而且很快就有一篇我们连队炊事班改灶节煤的稿子被《铁道兵》报发表了。

图片 4

说起来,这事是内因和外因共振的结果。前边说过,连队文书张仁让我经常给黑板报抄抄小文章,我自己也跟着写点小东西。连队指导员王芳凡也要求我多写写连队的好人好事,还让我学习写新闻报道,把稿子发到报社去(连队也有新闻报道的任务指标)。在张仁战友考学后,指导员还有了让我当文书的想法。张连长和指导员商量,没让我当文书,连长的意思是:王立武是块不错的材料,放到工作班就怕会“油了”(老油条,不努力的意思)。就放在一班好好煅炼,将来会有出息的。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我才知道的,连队首长当时的谈话内容不可能让我知道。所谓工作班,就是连队统计员、材料员、文书、通讯员、上司(负责买菜)、理发员等负责连队某一方面事务的人员,也有叫勤杂班的,我们部队统称“工作班”。工作班的具体工作一般没人管,每个人各自做自己的工作,如果不是有极强的自觉性和慎独精神,很容易放任自流,变成“兵油子”。而在正规的班排里边,有班长副班长,上面还有排长副排长,事事都有人具体管着,班里边的战友们也都是积极要求进步的,一步跟不上就会走“弯路”,要想学“油”还真不容易。走“弯路”是部队上的一种说法,意思是本来挺好的同志,但由于不能保持持续性,思想有波动。如果有了进步的机会,就会有人说:“这个同志不够成熟,还需要再考验一个时期。”有时候,这一句“再考验一个时期,”很可能就断送了一个人良好的大机遇。

新闻路上苦累相伴。一路走来,有良师益友的指点教诲,有通宵达旦的苦累压抑,有稿件刊发时的激动喜悦,也有修改稿件的苦涩烦恼。他累并快乐着,苦中也能嚼出甘甜。“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但我会一直对这份工作心存感恩,坚守梦想,不忘初心,努力前行。”安龙这样讲道。

不当文书也要写稿子,这是连队首长给我的任务。为了写好小文章,我就经常翻看我们铁道兵最高机关的报纸:《铁道兵》报,翻着翻着,我渐渐有了感觉:这上边的小报道我也能写呀。这时候,初中时期语文老师方以新的评语就进入了我的脑海。对呀,方老师不是说我有当记者的潜力吗?从那时起,我就对《铁道兵》报入迷了,看,且嚼。慢慢地,我好像摸到了点门道,我照葫芦画瓢,把我们连队炊事班改灶节煤的事写了篇小稿子,经过连队指导员王芳凡的修改审核盖章后,投入了信箱。

现在谁要想发表什么东西,自己写了就能发到网上去,所以叫“自媒体“时代,由于无需审核把关,因而容易谣言四起。我们写新闻的那个时候,为了防止报道失实,写一篇新闻稿是要与报道对象见面、经所在单位领导初审,再经过上级部门审核后才能发稿的,行话叫“三见面”。因为我是写我们自己连队的事,有指导员把关审核就可以了。

原本也没指望真能发表,那个时候,《铁道兵》报的刊稿率只有3.5%,就是说,100篇稿子中只有3.5篇能发表出来。我们是基层连队的业余爱好者,报社的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报社编辑更不知道是男是女,能发表出来吗?我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才投稿的,反正当兵的寄信不花钱。不过打心眼里说,我真觉得报纸上的稿子我也能写。

没想到,首发命中。时间不长,稿子还真发表出来了,第一次看到我写的稿子变成了方方正正的铅字印在报纸上,而我的名字就署在稿子的结尾处的括号内,虽然只是几百字的小稿子,已经让我万分激动了。连队首长对我大加表扬和鼓励,从此,我对新闻报道的学习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这年的“七一”,我站在鲜红的党旗下举手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别人可能不以为然,有的在施工连队服役的战友,当兵第二年就光荣入党了,我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入个党,有什么值得“得瑟”的?

情况各有不同,因为劳动强度大,而且又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因而施工连队的战士流动性比较大,一般当兵二年三年就退伍了,所以优秀的战士入党早一些。而修理连是技术连队,需要保留一定的技术骨干,因此,修理连老兵多。去年初让我当副班长时我就说过,班里还有69年入伍的老同志,我怎么能管得了他们。同样的道理,老兵多,入党也就更困难些,有入党指标先要考虑老同志,因为他们随时可能面临退伍,都是很优秀的战士,如果当了四五年、六七年的兵,最后连个党都没入上,回去不好交代,对他们自己也不公平。所以先让老兵入党,大家也是理解的。但也不能全部都是老同志,新兵也要考虑有代表性的战士,这样对调动全体战士的积极性是必要的,而我非常有幸,作为新战士的代表之一,也在这一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记得同时入党的还有一个新兵,也是安徽籍的,名字我记不住了。

且看下一回:预备提干先喂猪

本文由六合管家官网发布于关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当文书也写稿,做一名开心的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